古道边赤岭下的日月乡_十一运夺金首页-官方网站

网站地图
十一运夺金首页-官方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财经     新闻     央行     银监会     证监会     保监会     股票     基金     债券     外汇     期货

最新更新
相关文章
十一运夺金首页-官方网站 > 证监会 > 古道边赤岭下的日月乡文章内容
古道边赤岭下的日月乡

作者:admin      发布日期:2019-12-03   点击:

原标题:古道边赤岭下的日月乡

导读:

日月山是黄土高原与青藏高原、农业文明与游牧文明的分界线。日月乡处于日月山北麓,扼唐蕃古道之咽喉。从唐王朝和吐蕃王朝反复争夺的石堡城,到清朝祭海会盟之所的东科尔寺,再到设有兵营、洋行和驿站的哈拉库图城,上千年来,古道上的车辙在这片土地上碾压出了道道历史陈迹。如今,日月山下一座在时尚中保持着古朴凝重,蕴藉着文化意趣的日月小镇又在这里铺展开来。

  日月乡,顾名思义因日月山而得名。其实,这里在古代直至解放前并不称其名,解放后设立了一级乡政府。

  日月乡,处于日月山北麓,扼唐蕃古道之咽喉,这里耕地肥沃,草场丰茂,山势险峻,远近闻名的药水河从这里发源并蜿蜒流过,在这方典型的半农半牧土地上星罗棋布坐落着七八个村庄,近一半人口是藏族。青藏公路(109国道)沿历史上唐蕃古道的辙印穿乡而过。全乡地域虽然方圆只有几十里,但纵横几千年,古道上的车辙在这儿碾压出了厚重的历史陈迹,因其重要的地理位置,使得日月乡有名山、有古迹、有故事。那么,且让我们一步步走进日月乡。

唐蕃反复争夺的石堡城

  从湟源县城沿青藏公路向南行20多公里,就进入了日月乡的最北头,这里群山连绵起伏,山势雄浑险峻,在山下比较平旷的草地田野上散居着莫多吉、克素尔等几个村子,相互毗邻。从青藏公路向东眺望,峰峦起伏的群山中矗立着一段褐红色的悬崖峭壁特别引人注目,那就是青海古代历史上一个十分重要的战略要塞,叫石堡城。 “君不能学哥舒,横行青海夜带刀,西屠石堡取紫袍”。这是李白的一句诗,说的是唐天宝八年,哥舒翰率兵六万三千人,以伤亡数万人的代价才攻下吐蕃防守的石堡城。

  石堡城又称铁刃城,险峻异常,易守难攻,它的东面,就是当时天下富庶出陇右的陇西。吐蕃若得石堡城,就可以做为东进的跳板。唐朝若得石堡城,就可据险而守,遏制吐蕃人对陇西平原的渗透和入侵,是兵家必争之地。唐王朝和吐蕃王朝反复争夺石堡城,时间长达近百年,在此展开了多次的拉锯战,双方都损失惨重。最著名的就是唐天宝八年,陇右节度使哥舒翰攻占石堡城的一战。当然,石堡城之战不仅仅局限于石堡城上,双方数万人直至十几万人军队的交战就是在如今日月乡地域的战场上进行,整个战役以夺取最艰险的易守难攻的制高点石堡城而宣告结束。

  石堡城址是一个三角形方台,沿三面断崖依形就势垒建而成,当地老百姓称之为大方台。我曾在十几年前与靳育德先生一起登上过大方台,我们是从后面的山坡上去的,顶上地势平坦,至今还有好多用大石块垒起来的石堆,我们猜想可能是当时用来滚礌石的,因年长日久,石堆缝里长满了荒草。我在此处竟捡到了一枚残破的铜钱,虽然锈迹斑斑,但开元通宝四个字却清晰可辩。尤其是靳先生还捡到了一块刻有格子纹路线条的大青砖,遗憾的是下山时因坡陡草滑,很难行走,砖头又很沉,就顺手留在了山上。后来凭记忆把砖上的线条纹路讲给我省著名作家、民俗专家井石后,他说很有可能是一种藏式棋盘。据井石先生说,藏棋也叫羌棋,是生活在青海高原上的藏族人很早就发明的一种棋艺,这种棋艺在青海民间流行数千年,成为青海汉族、藏族、回族、土族、蒙古族群众共同喜爱的民间娱乐竞技项目。我们想,在石堡城上发现的这个藏棋盘,很有可能就是当时据守石堡城的吐蕃士兵在战斗间隙用来自娱自乐的。

  自唐以后,石堡城就成了历史遗迹,这里再没有发生过大的争战,山形依旧,古垒萧萧。如今一到夏天,各地来青海湖旅游的游客每天乘车沿青藏公路从这儿呼啸而过,又有谁会想到这里曾是涌动着金戈铁马、弥漫着腥风血雨的古战场呢。

祭海会盟之所东科寺

  过了石堡城,向南行走十几里,就到了日月乡的寺滩村和兔尔干村的地界了,而这里是历史上久负胜名的藏传佛教寺院——东科寺的所在地。东科寺曾于清顺治五年建于湟源县城东西石峡口,雍正六年罗卜藏丹津反清,寺院毁于兵燹。雍正十一年五世东科尔索南嘉措将东科寺移建于现在的位置。清代,该寺建筑规模宏大,正殿大经堂恢宏壮观,寺院有房舍数百间,僧侣200余人。1737年(乾隆二年),寺院完工后,仅从北京购请大小镀金铜佛达数千尊,以骆驼取道绥远、包头至寺院,特建楼阁供奉。乾隆皇帝特赐金匾“特普夭邪丹书林”又赐名“嘉善寺”,由此东科寺声誉日著。此后,清廷特定东科寺为钦差大臣每年七月十五日祭海会盟之所,是青海湖祭海时蒙藏王公贵族和清朝大臣的馆驿,清朝大臣会见蒙藏王公贵族、举行会盟仪式、宣布朝廷有关政令、处理日常事务,都在东科寺进行,备受朝廷重视。东科寺每年农历正月、三月、十月,举行隆重的祈愿法会、修供会、供养会、念诵会、嘛呢会等佛事活动。东科寺在历史上广有寺产,极其富豪,且有很大的政治权势。当时占有土地一万三千公顷,包括现在湟源县西南大部分土地及海晏、共和、贵德等一部分土地。东科寺在湟源、贵德、甘肃天祝、肃南有六座属寺,是省内外颇有影响的蒙古族寺院。因有东科寺,青海各地的藏族、蒙古族群众曾一度把湟源县城称作“东科尔”,民间只知有东科尔,不知有湟源城。1958年在宗教制度改革中,珍贵文物和档案经卷大多失散,寺院主要建筑也被拆毁,1985年寺院重新开放,新建了大经堂。

  我于2017年去过恢复重建的东科寺,还走访了寺院所在地兔尔干村的村民,据他们说村庄里好多人的祖辈曾是东科寺的“寺农”,当时东科寺周围几个村庄的村民都是为寺院种地、放牧的,村子与寺院之间的关系是互惠的。恢复重建的东科寺已看不到当年的盛况,虽然静谧清冷,但从周围平展开阔的地势环境,依稀能想象当年寺院庄严肃穆、晨钟暮鼓、香烟缭绕、信徒云集的情景。

设有洋行、驿站的哈拉库图

  过了东科寺,继续向东南行走几里路,就到了日月乡的哈城村。因这里曾经矗立有一座城池,叫哈拉库图城,当地老百姓就称这儿为哈城村。据《丹噶尔厅志》载,哈拉库图城为清乾隆四年(1739年)修筑,乾隆五年竣工,设守备驻防。驻军有马战兵一百名,步战兵一百名。哈拉库图城正好处于背靠日月山、向东可通往贵德尕让、向北直达湟源县城的三岔路口,并与北边的石堡城遥遥相望,互为抵角,城址依山而建,地势险要。夯土筑,有东西二门。西门在小山最高处,并设有瓮城。可能正因为哈城地理位置的重要,除驻军外,在哈城曾建有街楼,一度有过比较繁华的商区和居民区。昔日湟源县城的洋行和“歇家”大户,均在这里设有分支商务办事机构,接待蒙藏商人,经营畜产业务。清中后期商业繁盛之时,中原与草原大商户的来往皆在于此,并设有洋行、驿站。

  随着时光流逝,汽车、火车成为主要交通工具以后,许多古道上的关隘以及为马帮驮队所设的驿站失去了存在的意义,因驿站而兴起的一些城镇也逐渐消失。哈拉库图营于民国三年(1914年)裁撤,哈拉库图城也随之冷落萧条。此城从调查资料看,其北城墙有二次筑成迹象,下层夯筑类似唐代时期筑法,有可能清时筑城前即有城池,据说曾出土过唐开元通宝、宋天禧通宝、清康熙通宝等钱币。

  我于2018年与几个朋友一起到过哈拉库图城遗址,城址墙体、壕沟、角楼、瓮城保存尚好。站在哈城城墙上,远眺近望,视野极为开阔,是军事瞭望哨所理想的制高点。感到古人在此设城确实是很有眼光,非常合理的。我们去的时候正是严冬腊月,哈城夯土城墙遗址上覆盖着薄薄的积雪,在阳光照射下泛着刺眼的白光,寒风中古城遗址的残垣断壁越发加重了高原冬日的寒冽与寂寥,也使人不由地感受到了边关的萧瑟肃杀之气。

  赤岭下的现代化小镇

  走出哈城南行数里,就到了日月乡的最南端,也就是闻名遐迩的日月山了。

  日月山在古代因“土石皆赤”,山体呈现红色,被称为“赤岭”。这座海拔3200米的小山,在群山巍峨的青藏高原上,实在是山中小弟,而且貌不惊人,远远望去就像一个大土丘,在这里丝毫看不到想象中的巍峨雄浑,更没有云雾缭绕的雪峰。但是,当你登上这座土丘时,就会突然看到实实在在的开阔和神奇。站在日月山顶上,映入你眼帘的是两幅迥然不同的景色,山这边农田层层,青稞翻浪,树木葱郁、屋舍俨然;山那边草原无际,牛羊遍地,帐篷点点、牧歌悠扬,真正是山前山后不同天啊!日月山是中国黄土高原与青藏高原的分界线,是青海省河湟谷地和高原牧区的分界线,农业文明和游牧文明在这里划出了一条非常分明的弧线。而使日月山更加出名的,还是那唐文成公主过日月山摔碎日月宝镜的故事,这故事植根于历史的真实又衍生出传奇的想象,古老而悲怆,美丽而凄婉。这个故事也折射出了日月山重要的地理位置,日月山历来是内地赴西藏大道的咽喉,是历史上“丝绸南路”、“唐蕃古道”的重要通道,曾是唐朝政权和吐蕃王朝政权的分界线,吐蕃王朝与唐王朝就以赤岭为界。所以说,日月山不仅有非常重要的地理意义,它还有非常恢宏的历史意义。

  从日月山下来,我们又回到了日月乡。日月乡,从石堡城到哈拉库图城,从东科寺到赤岭,在这块仅仅方圆几十里的土地上演绎出了汉藏和亲、边关争战、商贸交流以及茶盐互市、茶马互市等众多历史事件。大方台上的滚礌石堆、哈拉库图城的残垣断壁,昔日东科寺大经堂的台阶、赤岭山坡上的小草都在静静诉说着历史的沧桑,无一不是历史的见证者。

  岁月沧桑,时光荏苒,而如今的日月乡,占据唐蕃古道地理位置之优势,受惠于厚重的历史文化之积淀,得益于汉藏文化交流之特色,特别是恰逢国家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之机遇,正在悄然发生着变化。以兔尔干村为中心,一个日月小镇正在兴起,小镇北片已形成庄廓崭新、干净雅致的小村庄,三个异地搬迁扶贫村已迁入。建起的新型河湟庄廓民居,极具河湟地域特色,在2016年入选中国第四批传统村落和第二批田园建筑优秀实例。顺势而为,当地农(藏)家乐等休闲旅游呈现方兴未艾之势。日月乡虽处于青海地理环境中的“脑山”,但这里的民风舒朗开放,既有河湟农民的淳朴厚道,又有游牧民族的热情豪放,在村民的饭桌上,既有青海农家常见的焜锅馍馍、面片拉条,也能吃到藏族人的糌粑奶茶、手抓羊肉。在这儿,客人在感受到河湟风光和浓郁的河湟民俗民情的同时,还能感受到藏族的生活习俗和独特的游牧景观。2017年,日月乡被国家住建部批准为第二批全国特色小镇。

  日月小镇的创意人和建设者商先生有着创业者的胆识和谋略,有着企业家的精明和实在,有着工程技术专家的严谨和执着,而最不寻常的是他有着对传统文化的热爱和痴迷,这方面他更是一个性情中人。他对日月小镇的创意就是来自于对日月乡历史文化的了解和认识,所以在日月小镇的筹划和构建中刻意加重了传统文化历史的元素。日月小镇南片正在规划建设新的庄廓院落,发展创意工作室(研发创意、艺术创意等)和百工坊(酒坊、非遗传承坊、旅游商品坊、民俗小吃坊等),规划建设一处文成公主进藏的主题公园,建设一座进入高海拔地区的高原适应性康养站。在不久的将来,日月小镇将成为集居住、休闲、商贸、旅游、特色文化为一体,在时尚中保持着古朴凝重,蕴藉着文化意趣的高原小镇。

  让我们走进古道边、赤岭下的日月乡,相聚在日月小镇吧。(孙继纲)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关于我们 | 本站动态 | 广告服务| 商业合作 | 联系方式 | 服务声明 |
Copyright © 2017 十一运夺金首页-官方网站 版权所有